已经很熟悉,可犯、不可犯的错误

时间:2019-09-30 17:15来源:旅游攻略
看不够的大海。 然后去服务中心,挑选一迭资料。有一本旧金山旅伴,非常有用。这一点要夸夸美国人,很大气。这本免费的小册子,介绍简捷而周到,光地图就有渔人码头地图,湾区

看不够的大海。

然后去服务中心,挑选一迭资料。有一本旧金山旅伴,非常有用。这一点要夸夸美国人,很大气。这本免费的小册子,介绍简捷而周到,光地图就有渔人码头地图,湾区地图,市区地图,和旧金山地图。还有为游客设计的漫步路线,可以游遍景点。当然,博物馆、交通、餐饮、购物、住宿等游客必须信息,更是应有尽有。我翻了翻,尽管N个半日游,让我渐渐熟悉了旧金山,但这本小册子还是有至少一半信息于我很实用。

图片 1

于是,我就来到了这片海滩上,有了大海,日子再长再苍白,也不寂寞。我想像当地人一样,把这里当后花园,随心所欲地玩玩。我把相机塞进包里,拿了个塑料袋,在沙滩上找小石头。海浪近在咫尺,涌过来,又退回去。我抓不住一滴水,但我可以把这些日夜浸润在海水里的石子带回去,一石一模样,一石一世界,可以留住记忆,带来遐想。

公职白人自始至终没吭一声,也没表示不满,默默看着。一个白人女人上了车,有点年纪了,六十多了吧。她提着个竹蓝——好久没见人使用这样的竹篮了,真是又一个让人穿越时光的道具——蹒跚着走到黑小孩的座车旁边,坐了下来。小孩剧烈地咳嗽,她既不表示嫌弃,也不表示关心,坐下后拿出一本书,心无旁骛地看,很安静,很优雅。

景点: 金门公园。Cable Car。渔人码头。联合广场。

图片 2

离开LOEHMANN’S,附近就是中国城,一个绿色的中国牌坊树在街口,上端悬有孙中山题写的“天下为公”匾额。我第一次从这里进入唐人街,一扫我印象中的嘈杂无序,街道干净、宁静,有雕栏玉砌的凤台楼阁,也在哥特式的教堂。街上商店鳞次栉比,大多卖很中国的古董、金银首饰和小商品。我只进了一家叫“老上海”的店,里面东西很杂,观音菩萨,檀香扇,鹅蛋脸削肩膀的美女图片,一直到可能从义乌批来的香袋、挂件,品种繁多,价格不菲,具观赏性而无实用价值。但我还是从头到尾走了一圈。“老上海”里只我一个老上海,其余都是老外。旧金山的唐人街实在太大太中国,老外们到这里来就好比出国猎奇一般。我想找个店员说说上海话,没找到。即使找到,他们也不一定会说上海话。很长一段时间,旧金山的外国人中国人都只以为广东就是中国,而中国话只有一种——广东话。

图片 3

强烈的挫败感。我沮丧地掏出钥匙开门进去。房东说要我赶紧回去的理由之一是等我回去后他再外出办事,这时却无人。打手机,关机,打座机,不接。桌上放着那条鱼,倒是好鱼。美国的非洲大卿鱼,典型的上海浇法,浓油赤酱。但是,抵得过满世界的绚烂余晖吗?晕S。于是再出门,重新往山上赶,这一来一去,走的是同一条路,来回就是十二条街。这只是重复的路,还不算那长长的山路。最重要的是,错过了阳光最好的时候。气喘吁吁到山上,光线已经很弱,且云雾漫散开来,只给夕阳留下一条缝。拍几张,兴致索然。

图片 4

马上就要回去了,我不知道,这是否就叫伤感。

房东家的房子已经粉刷完了,红彤彤的。原本玫瑰色中的微弱蓝色成分,全被夕阳吸收,只剩下扎眼的红。窗框和门框也没有深色或浅色的勾勒,而是同样的红。“救火会”!这是我的第一观感。这样的墙,值得花那么多的精力、时间和金钱吗?以前我调侃他家是旧金山最丑的房子,经这一粉刷,奠定了基础,就是一幢最丑的房子,没有之一。在这美丽的黄昏,我的眼睛仿佛揉进一粒砂子。房东曾经问过有关粉刷和色彩的事,我也尽可能简单明了地教过基本的稳妥的色彩搭配,原来想应该不会难看到哪里。而现在,这墙告诉我,先前所有关于色相、明度、纯度、同种色、类似色、对比色,等等等等,全都白说了。我想当然地高估了人的审美能力。事实告诉我,这种能力是没有下限的。

美国真是一个平等的社会,L卡里各色人等平安相处。

费用: 4元,车票。

费用: 4元,车票。

我的邻座也是一位白人,也一直看书。在这些白人中间,我很惭愧,他们都抓紧时间看书——是书,而不是报纸或杂志。而我,即使有大段空闲,也很少看书了。他的旁边,是一个白人老妇,脸上布满皱纹。也许年纪足够大了,让她心境安宁,脸上一直挂着和蔼的微笑。

图片 5

图片 6

然后去服务中心,挑选一迭资料。有一本旧金山旅伴,非常有用。这一点要夸夸美国人,很大气。这本免费的小册子,介绍简捷而周到,光地图就有渔人码头地图,湾区地图,市区地图,和旧金山地图。还有为游客设计的漫步路线,可以游遍景点。当然,博物馆、交通、餐饮、购物、住宿等游客必须信息,更是应有尽有。我翻了翻,尽管N个半日游,让我渐渐熟悉了旧金山,但这本小册子还是有至少一半信息于我很实用。

图片 7

什么时候才能再看到这景致呢?这本该是糟糕的一天,可是我不太沮丧,对自己说,留个念想,也好。

L卡有很长一段与地铁并行。我已经熟悉了,POWELL街下车,出了地铁,迎面便是游客服务中心,正是我没来过而想来的。不急,先买一杯冰咖啡和几块小点心,找个座,像当地人一样,在太阳下享受慢生活。

太多的选择,反而无所选择。选择带来期望,期望落了空,便失望。失望总会让人沮丧。所以,选择越多,越容易心情糟糕。无法选择的时候,则无须对自己不满。这大概就是经济学中佶屈聱牙的机会成本罢。

图片 8

图片 9

这么美丽的傍晚,不知何时再能相见。我不后悔。选择,或不选择,都不与想像中的美好部分作比较,尽量把机会成本控制在最小。这不再是经济学范畴,而是关乎心情,心情关乎健康,健康关乎幸福,而幸福,说到底,由自己掌控。

这时,手机响了。这个手机,是在美国买的套餐,还有不少余额。一念之差,我接了。悔S。房东来的电话,说他朋友送了两条红烧卿鱼,他转送一条给我,叫我马上回去吃了。用得着马上么?还不到吃晚饭的时间。我说,不可以放在我厨房里么?他说可以,可是……,我至今不明白,为什么说可以,但又有一大堆理由让我马上回去。那一大堆理由都不是理由,可是他可以振振有词地说半天。想想当了人家四个月房客,就要走了,顺着他一些吧。但是实在又经不住夕阳的诱惑,在金门公园下了车,到斯托湖浅浅走几步,便匆匆回。一路走,一路随手按快门。夕阳正合适,一天中最美的时刻,怎么拍怎么美。

一路逛到意大利区,途中买两袋西洋参,在著名的城市之光书店门口拍张照,为奇形怪状的建筑留些影。这个半天太充实,有点累,但看到夕阳正在西沉,不舍得回,乘车去渔人码头。渔人码头的夕阳已经看了许多回。这次,去了机械博物馆。博物馆在一座以前的仓库里。不大,貌不惊人,一排排的展品,留存着旧金山乃至美国西部的生活、工作、娱乐的历史。换了零钱,可以玩各种各样的古老游戏,甚至可以在老式的照相机前DIY一番。有兴趣的话,足可以逗留一天。我又一次想起老华侨们,把去赌场当作唯一的消遣,为什么不到这里来走走看看玩玩呢。

最后,哪里也没去,乘71路到底,站在山坡上,远远地看着海滩,拍了三张。

依旧是下午出的门,到市中心的市场街拍了些街景,然后乘L卡去CHURCH。前天刚乘过,记忆尚新。但是,在应该进山洞的地方,列车始终在地面上行驶。我已经有过N次悲催经验,乘车很小心,生怕它中途变卦。现在乘的是L卡,原以为列车在钢硬的铁轨上行驶,总归是从起点到终点,或者起点在终点之间的某一点。岂知在人工的调度下,铁轨上的列车可以南辕北辙。我又悲催了。在某一站,下去了一大群人。接着,车厢里人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两三人。我不敢久留,下车,原路返回而又不想重蹈旧辙,便换乘N卡。

图片 10

大半天过去了,

N卡和71路到底的这一段海滩,其实很一般。面向大海,向右转,然后笔直向前走,才是一个很壮观的观海地点——GEARY。但是很远,要走过六七条长街,再走过金门公园的宽度,继续走三四条长街,才能到达。如果谋求最佳观点视野,还要上山。这段路很长很美,海滩上人不多,但总有人,散步,遛狗,看书,写生,钓鱼,拾贝壳,打排球……,我兴致勃勃地走过几次,走乏了,沙滩上坐一会,发发呆,晒晒太阳。但是今天,连续的半日游,我累了,不打算去那里。

景点: 市政厅,日本茶园,金门公园菊花展,CHURCH街,联合广场,少女巷,LOEHMANN’S,中国城,意大利社区,城市之光书店,渔人码头。

这半天应该是很辛苦的。早晨五点不到就醒了,房东说过他七点下来,让我帮着看看他投诉律师的稿子,出出主意。六点多起床,一直等到八点多,他才姗姗来临,一脸无辜地说他指的是晚上七点。心里那一团火!嘴里却说,那就晚上七点吧。怎么办呢。事实已经存在,再怎么生气,也不能逆转,还不如还自己一个好心情。

路线: 71路到市中心,L卡往CHURCH,N卡到底动物园附近,再乘71路,MORAGA 山上观景。

几个黑人,看似认识的,或是一家人,大声地说着话,一个女人特别放肆,说着笑着,旁若无人,把自己的孩子也冷落在一边。孩子寂寞地坐在推车里,大概不舒服,咳得厉害,时而大声地哭。女人不管他,依然和旁人滔滔不绝地说着笑着。女人旁边是个壮年汉子,不怎么说话,大概为这种公众场合的无礼而感到惭愧。

图片 11

图片 12

人生如游戏,有些错误可以犯,犯了即刻会被修正,无伤大雅,一笑而过。有的不可犯,一步错,步步错,或许就抱憾终生。而人在旅途,可犯、不可犯的错误,都会带来别样的体验,让你殊途同归地用陌生的风景充实行程和观感。所以,旅行很适合我这个率性至极愚钝至极的人。

路线: 28路到市中心Powell街,换F卡到渔人码头,Cable Car到联合广场。

2012年9月14日

2012年9月12日

没有选择。没产生机会成本。时间平平淡淡地过去。有点累,有点怨,有时也有点开心。

图片 13

图片 14

图片 15

图片 16

上午出门,错失一辆车,正懊悔,见又一辆车欲靠站。我不假思索,紧走几步,赶上。计划去日本茶园,但到了那站,我没下车。时间还早,我只须十点之前赶上日本茶园免费入园时间即可。我想再多乘几站比较合理,下车后往回走,顺便可以看看早晨的金门公园。

离夜黑还早。傍晚的太阳洗礼万物,什么都入画。我有许多选择,去CHURCH看church,去LAKE看lake,去旧金山的制高点科伊特塔登高望远,这都是早已计划了的;去常去的金门大桥、海湾大桥,向它们告个别;还可以去看看著名的维多利亚时代的六姑娘,那组建筑是我刚从旅游册上发现的……。

图片 17

对面像我这样的座位上只坐着一个白人彪汉,公职人员的样子,胸前挂着工作牌,正襟危坐,面色凝重。后来上来了一个黑小伙,坐在旁边隔开一个座的地方,身子却侧向喧哗的那一拨黑人。也许他们认识,也许肤色拉近了他们,这些人一见如故,快乐地打招呼,更加热闹地说笑。渐渐的,黑人小伙唱了主角,他不停地说着,不紧不慢,有点文化或者见识的样子,听语气很幽默,其他人专心地听,不时地笑、附合。但只限于黑人,白人们没有参与,无动于中。

图片 18

列车终于到了终点,我没有理由再坐着。下车四面环顾,一片荒凉。我知道动物园就在附近,那也算是旧金山可圈可点的景点,但我懒得翻地图,也懒得问人,对自己说,留点遗憾,留个念想,这是旅游的魅力之一。

费用:4元,车票。

开始自己的一天。朋友从上海到圣荷西,约好了一起玩旧金山。和他们见面之前,我先去了金门公园。陪房东去了几次赌场,常碰到一个会说上海话的老先生。他是新移民,尚余故乡情节,和我聊过几次,希望我走之前一起吃顿饭。吃饭就免了,约了在金门公园见一见,带去的《吹散杨花点点》还剩有一本,就送给他吧。一直以为对金门公园、尤其是靠近十九街一带的,已经很熟悉,但还是有收获。河对面那个很中国的亭子,原来真是中国亭子。老先生把我带到那里,津津乐道为我解释它的前世后生。他很熟悉这里,说几乎每天要到这里来打拳锻炼。这个亭子是李登辉当台北市长时建的,当时台北和旧金山是姐妹城市。现在,来自另一个旧金山姐妹城市的游客,默默地看着记载着这段故事的碑文。谢谢老先生,愿他异乡安泰。我想,他可能会成为美国公民,但这个亭子肯定仍是他爱来的地方。

太阳很好,天上又飘着云,在旧金山、特别是Sunset区,要想逮个夕阳与云彩并存的时刻,不是件易事。我来日无多,无论如何要打起精神,往山上去俯瞰一下。海风吹拂,我精神了不少,跳上71路,准备上山。从海平面到山顶,还是需要体力和意志的。

不知不觉,又是很大一圈。真的累了,牙开始隐隐作痛。好久没牙疼了,不知是不是补过的那颗蛀牙,还是又有了新的蛀牙。

接着,和朋友一起玩,主要是渔人码头。没什么新意,别说是朋友,连我也觉得兴致不高。旧金山,虽说是旅游城市,但真不是到此一游便让人留连忘返、回味无穷的地方。她的魅力是发自骨子里也深藏于骨子里的,只有沉下去,才能慢慢挖掘,慢慢体会。他们当天回圣荷西,所以太阳还很高,便结束游程。乘Cable Car,离开渔人码头的。排了很长的队。到了旧金山,这种从百余年前加州淘金时代开来的堪称世界一绝的缆车是必须体验一下的。我们在终点的前一站下车,就近看看联合广场,也可以让朋友回上海后,饭后茶余的谈论多一个外国景点。中国人旅游,通常不是自己消遣,而是说给别人听的。

图片 19

一个人旅行,有点寂寞,乐趣之一的餐饮、购物一直和我若即若离。但是漫步、拍照,总令我乐此不疲。

图片 20

图片 21

唐人街上金店很多,装潢华丽而生意清淡。我突然想起,今年龙年,该为新近出生的亲戚小孩子买条龙饰回去,外国人店里不会有这类东东的罢。于是进去,一眼看中一个镂空雕刻、镶有玉饰的金龙挂件。钱包一经打开,便再按纳不住,又选了个银镀金的龙挂件。当时很喜欢,出了门就懊悔是否买贵了。想想人和物之间也讲缘分,别让传说中的机会成本给干扰了,于是,心定气闲走进一家中国餐馆——已经下午四点多了,我还没吃午饭呢。

2012年9月17日

景点: MORAGA 观景台。

过了几站,黑人小伙下车,下车前,他和每个黑人拥抱或者击掌。几个大学生模样的女孩上了车,很活泼却是很轻柔地说说笑笑,手里捧着鲜花。

Cable Car给枯燥的旅程增添了一点惊喜。车上多是游客,都备有联票之类的人,当地乘客则都用月票,车上只有我拿着二十元钱准备买三人的票。工作人员只检查联票,我把钱递给他,他说等一会。一等等了好几站,他再次走过我身前,检查新上车旅客的票,我再次把钱递给他,他再次说等一会。一直到我们下车,他再没过来,也没朝我们看一眼。我的英语不够,无法与他沟通。权当俺识相不干扰人家工作,权当俺挖了一回资本主义的墙脚。

图片 22

图片 23

午后的阳光,很抖擞地洒进车厢,暖暖地拥着我。列车“咣当咣当”地向前行驶,还不时摇晃着。几天来的疲惫,被催发了。我昏昏欲睡。列车过了海湾大桥,过了市场街,过了金门公园,我一直懒懒的,不想动弹。到了Sunset——我的住处附近——我依然没有下。我原本可以回去躺在床上美美地睡一觉,但我宁可这样倚靠着车壁,在单调的“咣当咣当”声中一直坐着向前,越远越好。我给自己找到了理由——去看看T街,Sunset的三条商业街之一,我还没零距离细细看过。可是列车停在T街的时候,我还是没下。车厢有交通地图,我又为自己的懒惰找到理由,列车的终点站是我没去过的地方,那里有我没去过的动物园。

美国真是一个平等的社会,L卡里各色人等平安相处。

车厢里稍安静。

编辑:旅游攻略 本文来源:已经很熟悉,可犯、不可犯的错误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