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亚体育娱乐倾听大自然的歌——解读林清云的

时间:2019-10-01 06:29来源:摄影爱好
倾听大自然的歌——解读林清云的《海的乐章》 发言者:陈独秀 发表时间:2007年8月16日23时25分43秒 在无比强大的大自然面前,人的生命是那样的脆弱。然而,还有一种超越自然而又与自

倾听大自然的歌——解读林清云的《海的乐章》

发言者:陈独秀 发表时间:2007年8月16日23时25分43秒 在无比强大的大自然面前,人的生命是那样的脆弱。然而,还有一种超越自然而又与自然和睦相处的力量,那就是人。林清云获得第22届全国摄影艺术展览艺术类获奖作品《海的乐章》,画面传递出的正是这种人与自然的和谐之美。这是世界上最朴实、最纯真、最动听的声音,这就是大自然之歌! 林清云的《海的乐章》拍摄于广东电白县海边的一个虎头山山崖,作者居高临下俯瞰大海,当时海潮汹涌接天河,巨浪滔滔拍沙滩。在如此浩瀚大气的海浪面前,又有几个渺小的人不畏巨浪默默地在拾贝壳,白色的浪花、深蓝的海水与桔黄的沙滩构成鲜明对比,具有非常强烈的视觉冲击效果。 同样面对的是一片大自然,可人与人从中领悟到的东西却是不尽相同的。作者采用1/500秒的高速快门,200MM的长焦拍摄,凝固了从天而降的浪花,海水在画面上占了70%的空间。作者把握住浪潮退去,浪花和泡沫交织成自上而下方向的白色线条时按下了快门,此时白浪的垂直线与沙滩边缘的曲线以及脚印的点划线,构成了三线纵横衔接的形式美。当我们目光只停留在深绿色的海水衬托着扩展的浪花时,你的整个世界就只是一片浩荡的气势,当你昂首遥望在金色沙滩上拾贝壳的人们时又被牢牢地记住,锁定;你就会明白一浪花一世界、一沙滩一天堂,那就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世界。 也许,只有摒弃了一切杂念的人才能领会海的声音。作者用他的镜头述说了这一切。我也生长在海边,我能领会那跌宕的丰富的声音,那是一种能带你走出迷乱走向宁静的声音。其实,生活就像大海,它包含了一切又体现了一切,让岁月在匆匆的流逝中留下沉淀,留下对生活的思考,留下海的声音。人类社会在进化,大海也在进化。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要生存,他们追赶着潮头去赶海,踩着沙滩去体味生活的甜蜜和辛酸。 只要大自然和人的关系是永恒的,那么摄影家的镜头追随大自然也就会永不停步。从这一届艺术类的获奖作品所透露出的信息来看,“纪实”的、“唯美”的艺术作品仍然被评委和受众所肯定和青睐。纪实摄影是关心自然的摄影,它有着无限的生命力。因为纪实摄影就是通过记录自然的环境、社会的人、自然的人、历史的人中探究和发现人的本性与自然的禀性。人与自然有着不可分割的密切关系,这也难怪有的人在一种特定的环境下,或睡觉,或谈笑中忽然来了一种对艺术的灵感,因为人性的本质便是自然,自然能给人赋予灵感,自然便是一个大的和谐的艺术。 对于摄影的“唯美危机”,摄影家李少白则认为“唯美”是一种境界。他说:“应该承认摄影除了记录社会、历史,揭露丑恶,批判现实或者表现自我,发泄情绪等实用功能外,更有意义的就是参与审美。面对目前轻视艺术与美的时尚之风,不管它以什么名义——大众的、人文关怀的道德的、历史伦理的,还是前卫的、后现代的、观念的;不管它是严肃的,还是轻浮的,还是别的什么,统统不要轻信,摄影的高级形态,必然是艺术,而艺术的本质必然是‘唯美’。‘唯美’不是一种霸权,一种垄断,而是一种抵御,抵御粗鄙、庸俗、虚伪;又是一种坚持,坚持人性中的至洁至纯;还是一种呵护,呵护善良、柔弱……”对风光摄影而言,真实再现大自然的生态和资源,或追求文化和科研价值,或写意抒情倾诉自己,追求审美价值,咏叹天、地、人的和谐,更不应该回避“唯美”。“天人合一”是中国文化的特性,大自然的环境从来就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在数码影像泛滥成灾的时代,谁不会用手机或数字相机拍照?谁不会用做图软件修改画面?“一次成像”的“纯摄影”反倒被冷落、被不尊重了?林清云的《海的乐章》,没有PS处理的原装版也许也会引起质疑的。第22届全国摄影艺术展所有入选作品在中国摄影家协会网上公示,网上有不少网友参与讨论。比如网友天马行空说“据说这些评选作品的公示中百分之九十是PS,百分之八十是合成的,如果是这样我支持将摄影家协会并入美术家协会”。网友寒影说“看来数码时代学摄影要先学PS”。为此,专门电话采访了作者林清云,他说,画面中沙滩的色调,脚印与线条,浪花的气势等都没做任何后期改动。 发言者:理然 发表时间:2007年8月17日10时59分20秒 "‘唯美’不是一种霸权,一种垄断",而高喊"艺术的本质必然是‘唯美’"却是一种独断.以唯美的名义抵御不了现代主义的恶之花.美的滥用恰恰使人对艺术一词有了醒悟,就是"艺术不必然是美的".少在美里面扯什么人性.样板戏也是扯着美的,服装的哪块补巴的位置如何才是美的,颜色该怎样搭配才是美的,但样板戏我们都知到它是为什么目的服务的.所谓"唯美"似乎在唯美者眼里已经清除了利害性,有客观的合目的性.而在所谓人性的里达到了至纯至臻.然而人性岂又不是一个被塑造的东西?唯美主义的先驱们只有在鸦片的幻影中才能想象审美的合目的性,只有在沙乐美的施虐中才能对人性的关怀. 发言者:理然 发表时间:2007年8月17日11时08分30秒 当唯美已然成为一种信念时,这首海的乐章不再是命运的敲响,而是亡者的挽歌.因此才有了理由获得展评的追捧.展评自然是对亡者深深的悼念.忆往矣,多少丰碑尽毁. 发言者:理然 发表时间:2007年8月17日11时42分36秒 唯美主义抵御不了恶之花,是因为,唯美主义本就是从恶之花里结出的苦果.花花公子式的英雄行为,反过来成了一种道德之言,不能以为善之花才是道德的.恶之花同样如此.在生活的信仰和思想怀疑的裂缝处,那是一片混浊之地,善和恶无由谁主沉浮.为什么善偏向了哲人,而恶偏向了诗人,这是个有意思的问题.但在这里都不约而同地把美作为了花之饰物.是因为善和恶早就达成的一种密谋?其实唯美在这些摄影家嘴里只不过是一句响亮的口号.因为他们是不可能一边吸着鸦片一边按着快门的,这样的举止在他们眼里那是冒大不韪的.当然他们要的是健康的唯美,是引导人性向上的唯美.这健康被我们暧昧地读到了. 这唯美的健康之所以暧昧,是因为在维护一种机体的整体性同时.其图象的能指与所指之间却张开了一个大口子.于是只好把人性招揽其中,作为其皇帝的新衣.但物质性的裸露愈发透露出此人性的空洞,原始社会的人性(如果有的话)与我们现今谈论的人性是不同的.电影榴莲飘飘里的妓女哼着这样的歌"原始社会好,原始社会男女光着屁股跑...",这或许是生活于原始状态的人对人性的反讽.具体对于此海的乐章而言,如果我们把这一视点的意象移到一个特定时代的天安门城楼上,向下俯视的也是一片海,那时的宣传词也强化了群众作为海洋的意象,红色的海洋,人民的海洋,革命的海洋.对于群众聚集的危险性,本雅明表示过一种担心,这是出于极权主义对群众的调遣所带来的那种灾难的担心.而这个站在峭壁上面向大海的挥手者,所处的位置恰恰就是如此的,一方面是对如此力量的惊惧,一方面又是对此力量掌控的乐趣.人群象海一样的拍岸惊涛被异化成超自然的神圣,而这就是人的神化,是被称之为人道主义的,这个人道主义会很轻易地滑向极权主义的威权.这个人性了的人道主义沉思者的一个样范则是被波德莱尔斥为"蠢货"的雨果.因为他认为最终连大海也将厌倦他.但是,当这些摄影家摇着那面唯美的旗帜,试图抵御因缺口慢慢的撕裂而带来整体的解体时,他们在峭壁上孤独地领受的是在那个特定时代受膜拜的地位,他们把自身僭取于此,告诉我们说这就是人性. 发言者:陈独秀 发表时间:2007年8月17日21时18分45秒 理然先生,你上过幼儿园吗?你见过幼儿园的游戏吗?国展就是一个圈子的游戏,至于冠着什么名号没有关系,这个是政治。这些所谓的权威是游戏规则下的结果,何必当真他们的言论,权当是小儿的游戏,你就不在意这些了,让他们好好玩儿,只要不淘气,就没有事了! 发言者:xrd 发表时间:2007年8月27日09时20分04秒 刻薄而形象的比喻 发言者:胡适 发表时间:2007年8月18日09时52分30秒恩,这个比喻还是贴切嘀。呵呵……

[FS:PAGE]

大海潮起潮落,热爱大自然的摄影家的日子同样是一天天地过下去。数不清的关于海的故事也就期待着这些敏锐的艺术家们去发掘吧。

文:谢 琳

编辑:摄影爱好 本文来源:冠亚体育娱乐倾听大自然的歌——解读林清云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