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义忠:不做油歌唱家就去当管家

时间:2019-10-02 11:04来源:摄影爱好
南都签到 素描 阮义忠 著名摄影师、摄影评论人,阮义忠摄影人文奖创始人,1950年生于台湾宜兰县,22岁任职《汉声》杂志英文版,开始摄影生涯。著作丰富,对全球华人地区的摄影教

南都签到

素描

阮义忠

著名摄影师、摄影评论人,阮义忠摄影人文奖创始人,1950年生于台湾宜兰县,22岁任职《汉声》杂志英文版,开始摄影生涯。著作丰富,对全球华人地区的摄影教育卓有贡献,其中尤以20世纪80年代出版的《当代摄影大师》《当代摄影新锐》及1992-2004年创办的《摄影家》杂志影响最巨,被誉为“世界摄影之于中国的启蒙者与传道者”、“中国摄影教父”。是少数入选美国《当代摄影家》一书的华人摄影家之一,作品多次应邀在巴黎、英国等地展出。

阮义忠之名,华语圈玩摄影的人几乎都知道,他的新浪微博有187万关注者。但你真正认识阮义忠吗?1月28日,阮义忠受邀参加首期“Ol 艺·述沙龙”,在深圳绽放花园以“生命的宽度,影像的深度”为题,为观众带来一场比观看他的照片更过瘾的讲座。阮义忠讲述阮义忠,一个真实的阮义忠展现出来。

这个木匠之子,不甘愿成为一个木匠、想逃离命运的规定而拼命阅读的台湾宜兰小镇人,幽默、自信、侃侃而谈。抖露出的,不仅是他如何走向摄影之路的经历,也是照片背后的一个个故事。他的讲述就像他拍照的手艺,他所信奉的“做一件事就要做到最好”的人生信条一样精彩,令人回味。

摄影故事馆深圳也可以有

阮义忠台湾故事馆,是阮义忠最近在忙的事。该馆2018年元旦开幕,首展推出“黄春明的三卷底片”与他自己的“有名人物无名氏”。讲起台湾故事馆,阮义忠兴致盎然。

“2017年,我应宜兰美术馆之邀,返乡举办大型回顾展。照惯例,只要把10个主题精选,便能成为盛大的影像回顾。但我静心思考,一个返乡游子,展览实应以家乡的影像为重,于是花了几个月时间,在数量庞大的底片档案中,仔细筛选从未发表过的宜兰照片,组成回顾展的核心单元《回家的路上》”。

从上世纪70年代初步入摄影之途,为拍摄,靠一张《台湾全省客运车价目表》制定的路线图,阮义忠走遍台湾的每一个乡镇。多年来,他所按下的每一次快门,都是试着要走回家的一步步脚印。

也因为这个因缘,他决定把台北的工作室搬回故乡宜兰。高兴与感激之余,他认为这么特别的空间,不应只是个人的场域,还应将它作为“用台湾老照片说故事”的影像文化馆。阮义忠台湾故事馆于是诞生。

“摄影就是凝结时间的艺术,时间一拉长,深度和宽度越来越引起共鸣。我的故事馆不一定只在故乡宜兰,也可以在大陆有,而且不只一个地方,比如在深圳。用照片来证明艺术成就我一点都没有兴趣了,用照片来传达人跟人最应该恢复的互信互助互爱的那个年代,用来唤醒我们跟生存环境的关系,是我以后要做的事情。”阮义忠说。

阮义忠介绍,台湾故事馆现在还在扩建,今后每年的春、夏、秋、冬都会有一档有趣又富意义的影像对话或是创意撞击、文化交流。接下来还将邀请蒋勋等不同领域的人与他一起联展。

想给纪实摄影一个鼓励

在阮义忠的心愿单中,有一项是希望在70岁时出本画册。在从事摄影前,他在杂志社画插图,有很多作品。他表示,这并不是想用艺术来证明什么,他庆幸后来遇到摄影,而不是成为一个“自私”的艺术家。

“最好的创作就是老天给你的礼物,可是老天给你礼物,你要接好,没有接好掉在地上就碎了。当你拥有这个礼物时,你就应该感恩。如果我画画的话,就不会有这种领悟了,就是因为我拍照,我一直觉得摄影真的改变了我做人做事的态度,也改变我的人生观。我觉得,我再教摄影就不应只是教技术,我要传达的是人文精神。其他的人文精神没有摄影来得这么直接了当,因为摄影需要面对你不知的环境,拿起相机别人马上就会有反应,你也不知道这个人会怎样。你要为你想拍的东西负责。”阮义忠说。

对摄影独特人文精神的认知,成为他2016年发起创办阮义忠摄影人文奖的一个出发点。“我觉得台湾跟大陆一样,现在大部分摄影比赛或是摄影的奖项,都是鼓励摄影师跟当代艺术靠拢,摄影的记录功能一再被忽略,人文精神一再稀薄,所以我就在两年前成立一个阮义忠摄影人文奖。”他说。

摄影人文奖今年将要举行第二届,现已开始征稿。为什么要用一己之力成立这个奖项?“因为我想给纪实摄影一个鼓励,如果它向当代艺术靠拢的话,就缺少了温度和深度。我一个人当然没办法扭转全部,可是做平衡的力量总是有的,所以成立了一个摄影人文奖,希望有人去经营。第一届很成功,因为我请到最好的评审,在最好的场所举行颁奖典礼。第二届就有一些企业赞助了。”阮义忠介绍。

手机拍照多是风光电影

最近几年,阮义忠在大陆发行了大概20本书。他表示,这些照片和文字以后会变成台湾的民间故事和民间影像史。他每年差不多会有半年时间在大陆,“我在台湾完全没有社交生活,只是享受在家的生活,而在大陆都是在社交。”

这种有趣的反差,也展现了他对生活的专注,生活中的他就是对家居环境极其讲究的人。他的三处住宅(工作室),无论室内室外都是自己设计的,这也让他很迷醉。

关注过他微博的人,就会经常看到他对家居生活的细致描述。古典音乐、咖啡、从房内望出去的自然风景,构成了他拍照之外的“生命的宽度”。他说,如果不做摄影师,会选择做建筑师或管家,因为他是“即便是生活在难民营,也会把难民营收拾得很好、很舒服的那种人”。

如今大家都喜欢用手机拍照。阮义忠表示,“现在拍照,拍一张失败的照片似乎不太容易。不过因为太容易,大家也就太随意,不够慎重,也不够尊重。这样拍下来的照片,很多都是风光电影了。任何事情都要有深度有温度才能常存,才能感动人,才能经得起时间考验,现在因为人人会拍,就会损失掉很多东西。”

深圳印象

华侨城片区

充满生活机能

南都:如果要在深圳建你的故事馆,你觉得需要什么条件?

阮义忠:软件都有了,缺的是硬件。当然需要有相应的空间、具体的对接人。

南都:深圳给你留下最深刻的印象是什么?

阮义忠:就是华侨城这个片区,规划得很好,充满生活机能,有社区感,甚至还有几分田野气息,有小人物的温暖。

采写:南都记者谢湘南

(受访者供图)

编辑:摄影爱好 本文来源:阮义忠:不做油歌唱家就去当管家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