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始之歌:摄影师黄骏杰专访

时间:2019-10-03 02:48来源:摄影资讯
黄骏杰 1985年于澳门出生。于北京电影学院摄影学院取得图片摄影专业学士及硕士学位。现为年青摄影人。 澳门摄影师黄骏杰的展览作品很特别,比起摄影展更像是一个社会调查。是在
黄骏杰

  1985年于澳门出生。于北京电影学院摄影学院取得图片摄影专业学士及硕士学位。现为年青摄影人。

澳门摄影师黄骏杰的展览作品很特别,比起摄影展更像是一个社会调查。是在摄影师与拍摄对象互动之后,结合文字与影像形成的摄影作品,真诚的记录下如今澳门人的现状与梦想。摄影师在作品自述的末尾写道“最重要的,还是澳门人的梦想。”

  如果说梦想是遥不可及的彼岸,是需要不屑努力步步为营才能达到的目标。那么它更像是旅途开始的原点,是一切美好的起始和原因,让我们雀跃着奔向一个光明的方向,分分钟都在变成更好的自己。无论是出发前的悸动或是旅途中的坎坷,都因为梦想而变得美妙,成为独特的风景。它不是终点,只是旅程的意义,是一首即使不嘹亮也从未停止的初始之歌。

访谈实录:

环球摄影:最初是什么原因让您想到用这种方式来表现作品?

黄骏杰:09年年中开始要想我的本科的毕业作品的主题,在这四年间,多次往返京澳两地,就如在梦想(北京)和现实(澳门)中间穿梭著,个人发现在澳门青年人在这个时代中大多都以向现实低头,他们放弃了自己喜欢做的事,踏入赌业的金钱数字的世界(我在08年拍摄一部澳门纪录片:《我们,澳门》访问三位在赌场工作的年青人)后,得出一个问题,就是澳门人的真的没有梦想吗?就是这个问题影响我做这组作品,想通过这组作品得出一个答案,解读给我或者解读给澳门,因为我们都在一个迷失的现实的环境中。

环球摄影:拍摄对象都是经过特别选择的吗?

黄骏杰:拍摄对象的人群中都是我认识的人与他们认识的人,是有经过选择的,因为在年龄上,职业上都需要挑选过。不会重复,尽量寻找更多的不同类型的个体,来表现出更多角度去说同一件事。

环球摄影:如何看待“梦想”?

黄骏杰:每人都可以拥有梦想,但每人未必都会有目标,未必有计划。个人看待梦想必顺有计划,定目标,谈梦想。真的有去尝试过的人,才知道自己离梦想有多远。

环球摄影:如果若干年后重访这些人,他们的梦想发生非常大的改变,或者放弃,你会作何感想?

黄骏杰:如果他们改变与放弃,可以证明这个社会的发展正在改变他们,他们选择放弃也是他们的权利,我会感到可惜和无奈,但若干年后真有人放弃,我会把当年的照片和他自己写下来的还给他,当作回忆吧。

环球摄影:经过在北京的七年,觉得自己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黄骏杰:在这7年中,觉得最没有变化是我对摄影的坚持,最大变化是发现摄影并不是只是拍,可以有教育,有文化活动,有历史理论等。没来北京前的梦想是考入北影,考入北影的梦想是能毕业,我觉得个人梦想,还是给自己去定一个短期的目标,一步一步走下去吧,梦想太大了,真是只有作梦与白想了。暂时我的梦想是澳门摄影更加多元化,澳门也能有一个像平遥一样的国际摄影节,澳门的高校里有摄影的专业学位。

环球摄影:七年后回到澳门感觉上有什么不一样?

黄骏杰:很大不一样,因为澳门这几年经济发展特别快,赌业也变得很发达,七年之后回去会发现环境、人际关系等等各种方面都改变很多,我想用自己力所能及的方式记录下这些变化,这也是一个摄影师的责任所在。作为一名摄影师会觉得,我有责任和义务去纪录自己家乡的变化。

环球摄影:拍摄这组作品到现在为止,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黄骏杰:更加了解之后我对摄影创作所要走的路线,因为09年我没有发现可以透过文字去了解对方,再把文字变成影像作品,但是这次更想要深化这个主题。经过不同的尝试会产生不同的效果。

环球摄影:有没有对你影响比较大或者是喜欢的摄影师?

黄骏杰:我在学习摄影7年中看很多类型摄影作品和摄影定,其实我没有一位特定喜欢和被影响的摄影师,我觉得真的有喜欢和被影响了,就会把自己的创作的思想被包围了,还是需要多看看,选择性喜欢便可以,我个人的创作也是很多类型,并不是单一的创作手法思维。影响我较大的人应该是大学里每一位老师,和身边认识每一位创作者。

环球摄影:接下来有什么新的计划呢?

黄骏杰:接下来这半年都会完成澳门的协会的会务和活动的策划按排,在空余的时间与澳门的官方机构与民间机构在摄影发展上有一些合作与协助的工作。如有一些商业的摄影工作也会接的,个人摄影创作方面,会做一组以澳门的摄影老前辈为主题的摄影项目,希望明年可以完成。

环球摄影:感谢您接受采访。

编辑:摄影资讯 本文来源:初始之歌:摄影师黄骏杰专访

关键词: